返回首页| 网站地图 【中国工业电器网】热诚欢迎全国各地的同行们前来参观考察学习指导交流...
当前位置:主页 > 行业动态 >

管理结构很难作为一种保障措施

发布时间:2018-12-27 16:21  作者:admin  阅读次数:
  2018年,有一群“独角兽”企业竞相IPO,引发了企业上市热潮。自互联网泡沫之后,科技公司上市的速度是迄今为止最为惊人的。
 
  以Uber、Slack以及Airbnb为代表的独角兽群体也在蓄势待发。这些独角兽企业总估值超过1750亿美元,很有可能会在2019年选择上市。
 
  科技公司的标准普尔500指数不断创下新高。它们存储的个人数据又关乎到所有人,再加上企业创始人出现的判断失误,这就开始引发争议,究竟数十年来我们一直用于管理这些企业的规定是否已经过时了呢?
 
  “本质上,经济中公共股本市场的组成已经发生了变化。”运营巴黎企业管理顾问公司Govern的艾丽萨·阿米克(Alissa Amico)说道,“就市值来说,科技公司都是一些非常重要的上市公司,我们应该认真思考社会对于它们的期待和要求。”
 
  根据汤森路透(Thomson Reuters)的数据,最为知名的一些科技公司,其市值大约占据标准普尔500指数22.5万亿美元市值的五分之一。当然,一些公司的市值一直处于摇摆不定的状态。相比如今的FAANG(Facebook、亚马逊、苹果、Netflix以及谷歌母公司Alphabet),之前的市值巨兽种类要更加繁多一些。
 
  作为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前任高管,阿米克最近发表了一篇名为“独角兽时代的恐龙管理”(Dinosaur Governance in the Era of Unicorns)的文章。她在文中建议科技公司需要针对复杂的双重股权结构设定时间限制。按照这一结构,在持股数量相同的情况下,基于持股等级的差异,部分股东可获得更多的投票权。Alphabet、Facebook等公司选择的就是这种双重股权结构,从而可以使得创始人免除责任。
 
  她还提议,董事会应当建立由专家组成的科技委员会,因为知识盲区往往使得董事会成员难以高效监管这些精通科技的创始人。为了进一步限制创始人的影响力,她表示公司的最高管理层应当向董事会汇报工作,主席和首席执行官的职位应由不同的人来任职。华盛本大学法学院(Washburn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研究独角兽企业的教授艾米·威斯布鲁克(Amy Westbrook)认为,“传统控制资本市场以及企业管理的方法已然落后”。就双重股权结构或无表决权股结构来说,州政府、股票交易所、指数或是证券交易管理委员会应当强制要求进行调整。但她担心这些机构会发生争执或缺乏政治意愿。
 
  在她看来,给公司提供的多等级股票设置时间期限有望能成功解决双重股权结构带来的问题。Snapchat、Blue Apron Group以及其他一些初创企业就在首次公开募股时采用了这种方案。
 
  威斯布鲁克表示人们过于相信科技公司的创始人以及斥巨资投资这些企业的基金,但没有足够多以经验为基础的证据能证明——当人们误信这些企业时,制定更多规定能够作为有效慰藉。
 
  举个例子,董事会中的性别定额不一定就意味着员工的多元化。和行业内相同岗位的人相比,银行的董事会成员往往需要遵守更加严格和复杂的标准,但这种措施在十年前也没能阻止金融市场的崩盘。
 
  威斯布鲁克这周表示,“管理结构很难作为一种保障措施”。
 
  位于旧金山的Airbnb总部位于旧金山的Airbnb总部
 
  不过,仍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科技公司的创始人需要更好的指导——这一责任通常落在董事会成员身上。
 
  举个例子,今年早些时候美国证券交易管理委员会要求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辞去特斯拉主席一职。如今,他还被指挪用SpaceX的资源用于为另外一家他创建的隧道挖掘公司The Boring Company提供资金支持。
 
  过去一年来,Facebook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和其管理团队也出现了一连串的失误。公司一直在滥用其收集到的个人用户数据,而Facebook这一社交网络也被用于政治操纵活动。
 
  这些亿万富翁仅仅是需要更好的董事会监督吗?还是说他们其实也有犯错的自由呢?
 
  前《华盛顿邮报》CEO兼前Facebook高管唐纳德·格雷厄姆(Donald Graham)在本周表示,在一家由创始人领导的企业内,董事会成员的责任并不是指导高管如何行事。
 
  “在一个普通的上市公司内,董事会才是老大。”格雷厄姆在提及设置专业首席执行官的企业时说道。而在像Facebook等公司内,董事会成员的责任更像是顾问。
 
  “如果有人拥有一个公司的大部分股权,我想股东们应当进行判断,这个人是否值得信任去为公司做出决策。”格雷厄姆说道。
 
  在离开董事会三年之后,他依然对于扎克伯格非常有信心,因为后者任命了Netflix的创始人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以及风投彼得·蒂尔(Peter Thiel)担任Facebook的董事。但这种信任并不是从天而降的。
 
  在他的职业生涯早期,扎克伯格在没有咨询董事会的情况下,精心计划并以10亿美元收购了照片分享应用Instagram。那时,格雷厄姆还在董事会任职。虽然他觉得扎克伯格没有与董事会沟通是一大“错误”,但最终此次收购却让Facebook大获成功。
 
  顾问阿米克也表示,“我们需要明白一点,如果不是这些不守规矩的天才CEO,这些公司也许不会发展成现在这样”。但即便是聪明绝顶的人,也需要有人来制止他们做一些傻事。